当人口和移动互联网的红利逐渐消退,曾经凭借海量用户从C端起家的互联网公司下半场该如何走?

知情人陈女士特别向记者透露了陈燕鸿与谢庆洲、黄辉等人的特殊关系:“陈燕鸿曾在农行工作过,与农行的某些老领导关系匪浅,而谢庆洲也是农行的职员,他们合谋串通是极有可能的。而陈燕鸿一直在谋划更改土地性质的事宜,与黄辉商量、勾兑此事后,黄辉说有政府领导的关系,可以搞定此事。陈燕鸿承诺支付黄辉500万元好处费。”